商朝皇帝列表及简介,中国古代真有信托文化么

原标题:信托思想辨析:中国古代真有信托文化么?

图片 1

一、引言

中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其中夏商周三朝被我们称之为上古三国,因为这三个国家都属于奴隶制国家,其中的商朝,又被称之为成汤,因为成汤是商朝的开国皇帝,所以又将商朝称之为成汤天下,下面是商朝皇帝列表,大家可以看一下。

从一般的观念来说,“信托”是产生于西方,然后逐渐东渐的一个概念,中国法律和金融对于信托的引入,是属于20世纪以来大陆法系各国纷纷继受、改造或扩张具有英美法系传统的信托法制这一大背景的,信托属于“舶来品”。最近几年,为了提升信托的社会地位,并让信托这一概念更易为公众接受,不少信托行业的专家纷纷抛出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信托基因的观点。

商朝始祖及开国皇帝:

我们首先来温习一下信托的定义。从普遍的意义上来讲,信托是当事人基于信任关系,为追求相互间经济上、社会上或者其他目的的一种法律行为。具体地来说,它是当事人一方将财产权转移或者设定于他方,使他方依照信托的目的,为第三方的利益管理或者处分信托财产的一种法律制度。

相传商人的始祖是大禹治水时期的契,他因为帮助大禹治水有功,所以被封在商邑,契是简狄吞吞食玄鸟蛋而生,商朝的开国皇帝则是成汤,他消灭夏朝,于约公元前1675年建立商朝,共有30位皇帝,享国646年。

由于中国古代“重农抑商”的基本国策,要产生完全等同于西方定义下的信托是不太可能的。但凡事都有相通之处,所以应该把中国历史上各个方面的相关经济、政治和军事案例做一个梳理。

商朝30位皇帝列表:

先秦的历史是中国文明的渊源,也是中国文明从氏族民主社会转向封建制国家并最终形成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国家的一个历史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尽管上古的淳朴风俗逐渐消退,但是人性的光辉依旧不时地展现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因此,案例的分析先从先秦历史开始。

成汤:商太祖,在位30年,契的第十四代孙,任用仲虺和伊尹为相,征讨夏桀,在鸣条之战打败夏军,建立商朝。颁布《汤刑》、《明居》等法律,关注民生,是商朝的开国皇帝。

二、“信托”在先秦时期的典型案例梳理

太丁:商代王,在位1年,商汤的太子,早亡。

(一)伊尹监国——以国家为信托财产的遗嘱信托

外丙:商哀王,商汤的儿子,名胜,在位3年,伊尹摄政。

《左传·宣公三年》云:“桀有昏德,鼎迁于商,载祀六百。”

中壬:商懿王,名子庸,在位4年,商汤的而子,外丙的弟弟,商王世袭是先弟后子。

商汤即位后13年去世,太丁早死,伊尹立太丁之弟外丙,外丙死后立其弟仲壬,仲壬死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执政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于是伊尹将太甲放逐到桐宫,全权管理朝政。三年后,太甲改过自新,伊尹还政于太甲。

太甲:商太宗,在位23年,商汤长孙,太丁的儿子,因不废除商汤的法制而被伊尹放逐,三年改过复立。

《孟子·万章上》:伊尹相汤以王于天下,汤崩,太丁未立,外丙二年,仲壬四年。太甲颠覆汤之典型,伊尹放之于桐。三年,太甲悔过,自怨自艾,于桐处仁迁义三年,以听伊尹之训己也,复归于亳。

沃丁:商昭王,是汤嫡长孙,太甲的儿子,姓子名绚,叔仲壬病死后继位,共在位23年。

商朝建立之后,成汤和伊尹对于如何建立奴隶制国家做了详细讨论,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汉帛《伊尹·九主》中讲:伊尹制订了君臣之间的关系准则。由此可以推断,商汤极其信任伊尹,伊尹的权力极大。

太庚:商宣王,在位25年,姓子名辩,是沃丁之弟,太甲之子。

那么我们把这个案例看做一个遗嘱信托的案例来分析。遗嘱信托可因当事人遗嘱而设立。委托人可以通过立遗嘱的方式就自己的遗产设立信托。遗嘱信托是遗嘱人生前对其死后个人财产所作的处分或者安排,并在其死亡时发生效力的法律行为。

小甲:商敬王,姓子名高,太庚之子,在位36年。

从这段定义,我们可以明确委托人是成汤,他把整个国家作为信托财产处分,而这种安排在她死后才有效力。遗嘱信托作为单方面法律行为,作为受托人的伊尹,无论本意如何,都必须对委托人的安排负责。那么受益人是谁?是成汤之后的历代商王,还是另外的团体?我们不妨做一番推理。

雍己:商元王,小甲弟,在位12年子密,荒废政事,商朝开始衰落。

从太甲失德被放逐的事实来看,成汤应该在遗嘱中说明了两种情况的不同预案。一种是,后代的商王勤政爱民。那这个时候伊尹就还是好好当臣子辅佐就是了,遗嘱信托不用生效,按照继承法来搞就可以了。另一种情况就是商王不像样,为了避免政治遗产被不肖子孙挥霍掉,干脆暂时把国政托付给开国元勋伊尹监管,让商王思过。不幸的是,第二种情况成为了现实。

太戊:商中宗,名子伷,在位75年,治国抚民,有振作之心。

君王有德,则国家富强,君王失德,则朝政荒废,甚至有亡国的风险。看来成汤的用意在于让商朝贵族统治集团获利。那么受益人就是整个统治层了。

中丁:商孝成王,名子庄,商王太戊子,在位13年,将都城从亳迁到嚣。

从这个意义上讲,伊尹能够成功放逐并教育太甲,不仅靠的是自身的能力,而且背后有整个欣欣向荣的商朝贵族支持。到了商朝后期,王权膨胀,甚至武乙连上天都不放在眼里,整个贵族衰落下去,军事民主制的色彩也逐渐褪去,伊尹监国的案例也就不复上演了。

外壬:商思王,名子发,在位15年,商王太戊子,商王仲丁弟,发生了九世之乱。

而西晋咸宁年间出土的《竹书纪年》则对伊尹的故事有不同的记载:伊尹放逐太甲后自立为天子,以后太甲潜出桐宫,杀了伊尹。这个记载反映了宫廷政治的残酷,就和信托观念八竿子打不着了。

河亶甲:商前平王,名子整,商王太戊子,在位9年,迁都于相,出兵征伐兰族和班方。

(二)西周共和——贵族的拟制信托

祖乙:商穆王,名子滕,在位19年,迁都于庇,出兵平服兰夷、班方等国,解除了东南夷族的威胁,商朝再度中兴,与太乙、太甲合称为三示。

西周的统治在周厉王时期遭遇了严重的危机。由于西周的一整套分封赏赐体系趋于崩溃,为了保证周王室的收入,周厉王任用虢公长父和荣夷公实行专利制度。所谓专利制度,大概就是由王室直接垄断自然资源,而禁止国人开发。此举弄得民怨沸腾,于是周厉王任用卫巫搞特务统治,凡是听到背后议论朝政的,统统逮起来弄。三年后,不堪忍受的国人暴动,把周厉王放逐到了彘。

祖辛:商桓王,名子旦,在位16年,商王祖乙子。

暴动发生后,功勋卓著的卫武公领兵进入王都镐京。在这个时候,先王被放逐,太子尚幼,局势不稳,召穆公和其他大臣一致推举德高望重的卫武公代为执掌国政,并由诸贵族为羽翼实行贵族联合执政。由于卫武公的封地在共这个地方,名和,所以这次权力更替被史家称为“西周共和”。

沃甲:商僖王,名子逾,在位25年,商王祖乙子,祖辛弟。

史料就这么多,怎么分析呢?不妨把这个案例看做一个默示信托(Implied
Trust),默示信托是根据委托人的虽未明确表示但可由法院退订和拟制成立的信托,包括拟制信托(Constructive
Trust),指法院依衡平法上的公平正义原则,以判决方式强制成立的信托。

祖丁:商庄王,名子新,在位32年,定都于庇。

西周历代国王从来没有人说过外戚可以干政,也就是说作为委托人的周王没有明确表示过国政可以托付给其他贵族。但是在这个非常时刻,整个西周贵族阶级根据“王德”这个原则,以共同商议的形式成立了以卫武公共伯和为首的贵族联合政府,可以算作一个拟制信托。

南庚:商顷王,名子更,在位25年,商王沃甲子,商王祖丁堂弟,商朝再度衰落,迁都于奄。

三、“信托”在文学中案例解析

阳甲:商悼王,名子和,在位7年,在位期间,商朝内乱不止,奴隶主贵族之间相互残杀,阳甲已无法控制局面,定都于奄,西征丹山戎,诸侯不朝。

红楼祭田

盘庚:商世祖,名子旬,祖丁子,阳甲弟在位28年,盘庚迁都于殷,商朝自此称为殷商,商朝的社会经济得到较大的发展,殷都逐渐成为当时的政治,文化中心,商王期从此中兴。

红楼祭田是当前信托行业专家最青睐的案例,认为其焕发着“家族信托”和“慈善信托”的光辉。

小辛:小辛:商章王,名子颂,在位21年,商王盘庚之弟,商王祖丁之子,即位后放弃了盘庚的治国之策,商朝国运又一次衰落。

《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这样说:“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也没有典卖诸弊。便是有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的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若不早为后虑,只恐后悔无益了!”……

小乙:商惠王,名子敛,在位21年。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