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文化学者聚集山西为保护开发陶寺遗址献策,于2016博物馆日正式启动

   
双眼皮的大眼睛女孩:当然啦!李志鹏老师讲到的内容都是我们平常生活接触不到的,它把我带入了一个新世界,感觉世界还有很多新的东西等着你去发现和了解。

5月20日,在山西省临汾市举办的“华夏之根文明之旅”帝尧文化·旅游·经济研讨会上,20余位著名的考古、文化学者,针对陶寺遗址的保护和开发建言献策。山西省委副书记楼阳生,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胡苏平等人出席。图片 1会议现场
据主办方提供的资料介绍,临汾古称平阳,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物局、山西省人民政府先后在临汾、北京召开会议,对陶寺遗址就是尧都达成广泛共识,使尧都平阳由传说成为信史。中国最早的国家社会不是夏朝,而是帝尧邦国。大量文献记载、民间传说和考古发掘进一步证实:临汾是最早“中国”。
记者5月17日跟随“华夏古文明
魅力新山西”媒体采风团探访陶寺遗址。遗址现场,绿油油的麦子迎风摇摆,一条深沟横亘东西。据负责陶寺遗址考古工作多年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何驽介绍,这条深沟原为尧都的“长安大街”,约10米宽,后因地质运动等原因不断下陷,形成深沟。
在陶寺遗址,记者看见在世界最早观象台残存上方,十几根被复原的石柱排列成一条弧线。据何驽介绍,古人通过石柱之间的缝隙,观察塔尔山日出方位以确定季节、节气。
20日,在研讨会现场,楼阳生表示,尧文化是华夏文明的根文化、源文化,其中蕴含的德治、和合、中道、民本等文化思想,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和薪火相传的生命基因。
研讨会上,何驽表示,目前,陶寺遗址亟待保护和开发。他提出,在临汾市和襄汾县之间的合适地段,打造“尧都考古主题公园”,以陶寺遗址考古与尧文化为素材,吸引游客。同时,利用世界最早观象台,为游客提供独一无二的观测之旅,并发掘陶寺遗址的周边产品等,形成一条完整的文化产业链。
作为在陶寺遗址工作多年的考古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高江涛说,可以陶寺遗址两条深沟为主干道,沟外聚集山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特色文化,向游客呈现一种从外看原生态、从内看车水马龙的世外桃源景象。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强调,从长远看,在保护好的前提下,把优秀的文化遗产和旅游结合,进行适度开发,是社会建设中不可或缺的。
据主办方介绍,当地政府将建设陶寺遗址博物馆,重现发掘出的最大墓葬,建设陶寺遗址主题公园和尧文化旅游产业园等。目前,陶寺博物馆和陶寺遗址公园项目已列入该市“十三五”规划,建设资金已落实近70亿元人民币。
此次研讨会由中国先秦史学会、山西省委宣传部、山西省文化厅和临汾市委、市政府共同主办。

    【听完讲座之后,你对考古的认识有所改变吗】

     主讲人:刘庆华(北京大学公众考古与艺术中心办公室主任)

图片 2

  
【这次讲座还讲到了考古所应用到的自然科学和科技手段,你喜欢这个话题吗?】

   【你更希望通过什么样的途径了解考古呢?】

     同学:如果想成为考古学家,除了兴趣以外还需要具备什么素质?
 
   专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但同时还要有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第六讲】考古与中学

 
   留刘海的眼镜同学:讲座之后嘛,我发现考古还利用高科技,就是用人文的方式……挖坟,最终目的还是献给国家。(额~~~考古专家是这样讲的吗)

 
   同学:您刚才讲了陶寺遗址晚期遭遇了政治性报复,那这个政治性报复是谁实施的呢?
 
   专家:2012年随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的横空出世以及在黄土高原黄河两岸同类石城的陆续发现,给这一问题的解答提供了线索。它们兴盛的时代在陶寺晚期,最南的遗址已与陶寺遗址接壤,而这些遗址出土的肥足鬲等遗存与陶寺出土的同类遗存相近,诸多现象使我越来越倾向于陶寺最终应该是被来自石峁的族群所灭。

 
   刘庆华老师从探方、地层等考古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方法讲起,让同学们对考古学有一个直观的理解。刘老师常年致力于中小学生的公众考古实践,他将工作中的一些经历和感悟和同学们分享,意在传播考古的价值,考古学貌似无用,实则扮演着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重要角色,它不仅可以融入现代生活,通过带有文化元素的创意产品等方式推动经济发展,更有利于我们树立核心价值观、民族情感认同,正所谓只有更好的了解过去才能更好的建设未来。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作为培养考古学家的梦之篮,每年连续举办全国中学考古夏令营,此外还组织考古专家走进校园开办讲座,与历史教学相结合对中学教师进行培训,支持中学校成立“考古社”,创立考古品牌课程,组织青年游学和训练营,建立博物体验馆等等,这些活动深深的影响了一批批学子,种下了历史文化在年轻一代传承的希望的火种。

图片 3

     留着毛寸的小黑同学说:可以嘿嘿~
 
   留刘海的眼镜同学:和历史有关的可以理解,技术方面因为距离生活比较远不太好吸收~

图片 4

   
谢尧亭老师选取了位于晋南的山西近年来的重大考古发现——大河口西周墓地来为同学们进行介绍,五年的工作使得一处未见于文献记载的西周国家现于世人面前。谢尧亭老师从发掘经过,墓地规模布局,大型墓葬M1的结构、墓主人、随葬品,墓地出土的精美文物,与其他西周遗址的关系等几个方面综合推理出这一墓地的族别和归属。此外,谢老师还向同学们介绍了文物保护的细节和方法,引发了同学们的兴趣和思考。

    
 在讲座开始前,主持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陶寺考古队负责人高江涛老师抛出三个问题,希望同学们在讲座过程中有所思考——考古与盗墓是否不同?考古学家是否是科学家?考古学是研究什么的学科?

 
   高江涛老师从陶寺遗址出土的著名遗物——“龙盘”为切入点,介绍它们的发现和发掘过程,解释它之所以为“龙”的原因,同时对比其他地区不同时期的龙形器物,揭示“龙”的概念早已根植于先民意识中,但随着时代的发展“龙”的形象再不断发生变化,陶寺龙盘之龙与后世龙存在着渊源关系。总结“龙”形象的载体多为水器酒器,推测“龙”这种神兽产生的文化背景是祈愿丰产丰收、风调雨顺的朴素心理以及敬天比德的美好愿望。之后,高江涛老师全景式的介绍了陶寺遗址的内涵,解释陶寺遗址之所以为“尧都”的原因。选题通俗易懂,同学们反响强烈。

谢尧亭老师做讲座

    【讲座之后,对于其中涉及到的未知问题还会继续寻找答案吗?】

     留着毛寸的小黑同学说:当然啦!我是一个求知欲很强的人啊!
     双眼皮的大眼睛女孩:会啊,网上都能找到答案。

   
留着毛寸的小黑同学说:网络吧,等我将来上了大学,我可能还是会去考古系请教专家。
    留刘海的眼镜同学:书,还有专业人士。(同学的话好简练呐哈)

     主讲人:李志鹏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图片 5

   【你对于本次讲座整体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不知不觉,互动问答已将讲座持续到五个小时,专家们被同学们的热情深深感染……

   【第四讲】山西翼城县大河口西周墓地

 
   留着毛寸的小黑同学说:我觉得考古和我们很近啊,通过电视和网络都可以了解到考古工作呢。
     留刘海的眼镜同学:能,历史就是啊。

    
 三个小时的讲座过程中,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对于同学们来说,考古机构真的是拿出了最大的诚意和努力为他们接近考古、探寻历史创造了最好的平台。

 
   互动交流环节,同学们提问踊跃,问题形色有趣、诱人深思,特选取一二,展示如下,由于许多问题由多位专家回答和补充回答,故不写具体专家的名字,总以专家统之。

    【第五讲】厚重山西,贵在传承——由“公众考古”说开去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临汾市委宣传部、临汾市教育局联合主办的“陶寺遗址进校园公众考古系列活动”在2016博物馆日这一天正式拉开序幕。本次活动主要围绕位于临汾市襄汾县的陶寺遗址近40年考古发掘和研究的成果,邀请史前考古、夏商周考古、科技考古、公众考古等方向的专家走进临汾市各中学,面向在校师生,通过举办讲座、参观博物馆及考古发掘现场、进行实验考古体验等方式,开展历史文化教育及公众考古的宣传普及。

(作者: 郝丽君 来源:考古汇网站)

 
   考古是否是科学?李志鹏老师的讲座将回答这一问题。考古是通过出土古代物质遗存复原古代社会生活的学科,其中涉及到的测年、材料成分分析、环境复原、航空摄影、立体建模等等方面都需要借助科技的手段。这些新型的技术和方法恰恰展示了多学科对于考古的作用,将考古拓展出许多分支学科——植物考古、动物考古、环境考古、分子考古等等,这些分支学科对于解决人类起源、农业起源、家畜起源、民族迁徙、文化交流等等诸多问题发挥着重大的作用,使得考古学科不仅仅是历史学这么简单。李志鹏老师的讲述全面、立体,吸引同学们发现考古更多的乐趣。

     主讲人:郑媛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公众考古研究部主任)

临汾五中讲座现场

   “陶寺遗址进校园公众考古系列活动”首站讲座实况

高江涛老师做讲座

   
临汾市委宣传部部长黄翠莲、临汾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全民、临汾市教育局局长傅遵师出席启动仪式并致辞。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