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花镜是紧紧的野史,的内情导读

  
   2017年11月,拙作《鉴若长河:中国古代铜镜的微观世界》由三联书店出版。几个月来,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回首写书历程,虽然充满艰辛,却也不乏苦中作乐,其乐融融。

2017年11月,拙作《鉴若长河:中国古代铜镜的微观世界》由三联书店出版。几个月来,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回首写书历程,虽然充满艰辛,却也不乏苦中作乐,其乐融融。

  (清)乾隆妃梳妆图(局部),选自《中国历代仕女图集》

《鉴若长河》;学术;铜镜

  我一直将《鉴若长河》与《洛镜铜华》视为姊妹篇。记得四年前,由我和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史家珍院长主编的《洛镜铜华:洛阳铜镜发现与研究》(上下册)历经三年写作,终于出版了。在完成这部铜镜著作的编撰之后,我时常有意犹未尽之感。因为在编书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问题,并试图去解决。于是,利用《鉴若长河》一书较为灵活、自由的叙述模式,我那些依旧活跃的铜镜研究思维有了任意驰骋的广袤空间。

2017年11月,拙作《鉴若长河:中国古代铜镜的微观世界》由三联书店出版。几个月来,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回首写书历程,虽然充满艰辛,却也不乏苦中作乐,其乐融融。

  在以往研究中,关于洛阳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铜圆盘,有学者说是铜镜,有人说不是。笔者在编撰《洛镜铜华》时,也遇到同样问题。在经过详细论证之后,决定不收录这面铜圆盘。这些考证文字当时无法写入《洛镜铜华》,最终在新近出版的《鉴若长河》之《金村王鉴》中有所体现。

我一直将《鉴若长河》与《洛镜铜华》视为姊妹篇。记得四年前,由我和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史家珍院长主编的《洛镜铜华:洛阳铜镜发现与研究》历经三年写作,终于出版了。在完成这部铜镜著作的编撰之后,我时常有意犹未尽之感。因为在编书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问题,并试图去解决。于是,利用《鉴若长河》一书较为灵活、自由的叙述模式,我那些依旧活跃的铜镜研究思维有了任意驰骋的广袤空间。

  西汉长安城遗址是否出土了铜镜?有学者认为城址内未见到铜镜。我通过大量的资料检索,发现该城址内外曾出土了一些铜镜残片,由此引发了我较为深入的思考,即铜镜与古代都城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这个问题很少有人考虑,因为大家关注的都是形制完整、纹饰精美的铜镜,对于铜镜残片一般不屑一顾。我以为,作为考古学者,我们不仅应该重视铜镜纹饰的内容题材与精细程度,更应关注镜子的出土信息及其学术价值。这就是《鉴若长河》一书中《耕人犁破宫人镜》专题的由来。

在以往研究中,关于洛阳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铜圆盘,有学者说是铜镜,有人说不是。笔者在编撰《洛镜铜华》时,也遇到同样问题。在经过详细论证之后,决定不收录这面铜圆盘。这些考证文字当时无法写入《洛镜铜华》,最终在新近出版的《鉴若长河》之《金村王鉴》中有所体现。

  如何通过铜镜来研究大历史?我的研究思路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小专题,长时段,将铜镜作为切入点,中国历史设定为落脚点。把铜镜这样一种古人日常使用的“蕞尔小物”,放在一个宏观的历史背景之下来考察。如通过对洛阳汉河南县城遗址内外两座汉墓出土铜镜的分析,揭示出东汉末年“董卓之乱”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大事件。这种研究思路仿佛徜徉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入口处极小,进去之后感觉境界很大,出来后回味无穷。另一方面,本书并非按传统金石学的探讨路数,而是在考古学视野下进行镜鉴学研究,将“以物论史,透物见人”作为目标,把铜镜与古人的社会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尽可能复原镜鉴在古人生活场景中的位置。正所谓,从单纯的器物把玩鉴赏上升到物质文化史的高度来探究。

西汉长安城遗址是否出土了铜镜?有学者认为城址内未见到铜镜。我通过大量的资料检索,发现该城址内外曾出土了一些铜镜残片,由此引发了我较为深入的思考,即铜镜与古代都城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这个问题很少有人考虑,因为大家关注的都是形制完整、纹饰精美的铜镜,对于铜镜残片一般不屑一顾。我以为,作为考古学者,我们不仅应该重视铜镜纹饰的内容题材与精细程度,更应关注镜子的出土信息及其学术价值。这就是《鉴若长河》一书中《耕人犁破宫人镜》专题的由来。

  所以,在上述研究方法论的指导下,《鉴若长河》一书的篇目设计有别于以往诸多铜镜著作。

如何通过铜镜来研究大历史?我的研究思路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小专题,长时段,将铜镜作为切入点,中国历史设定为落脚点。把铜镜这样一种古人日常使用的“蕞尔小物”,放在一个宏观的历史背景之下来考察。如通过对洛阳汉河南县城遗址内外两座汉墓出土铜镜的分析,揭示出东汉末年“董卓之乱”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大事件。这种研究思路仿佛徜徉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入口处极小,进去之后感觉境界很大,出来后回味无穷。另一方面,本书并非按传统金石学的探讨路数,而是在考古学视野下进行镜鉴学研究,将“以物论史,透物见人”作为目标,把铜镜与古人的社会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尽可能复原镜鉴在古人生活场景中的位置。正所谓,从单纯的器物把玩鉴赏上升到物质文化史的高度来探究。

  通过写作,我发现这本书的最大特点在于跨界杂糅、整合引领。它以考古学为根基,试图熔文物、历史、文学、艺术于一炉,整合与铜镜相关的各类资料,有点像我小时候在家乡洛阳吃的烩菜。这种文体看似信手拈来,实为捉襟见肘,需反复锤炼才行。

所以,在上述研究方法论的指导下,《鉴若长河》一书的篇目设计有别于以往诸多铜镜著作。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