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考古还是考古吗,谈考古科技与科学考古学

      2017年9月23
日,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院成立了。复旦大学成立科技考古研究院或将成为考古学史上的一件大事。

随着考古学的发展,科技手段越来越受到重视。高新科技手段的应用和信息提炼,有时对考古学重建历史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对科技手段的运用以及对科技考古学的地位在我国学界及考古圈内仍然存在不同看法。有学者仍然强调考古学的纯净性,认为这门学科的基本方法应该是地层学和类型学,用自然科学手段研究考古材料不能算考古。而一些长期从事考古科技研究的学者认为,科技考古可以被视为考古学的一个分支,一个全新的科技考古学已初具轮廓①。在此,我们还需厘清一个概念问题。在欧美,考古科技(archaeological
science)和科技或科学考古学(scientific
archaeology)是有所不同的。考古科技是指利用那些与考古学无关的科研机构承担一些考古分析工作。当然,现在许多大学和博物馆都建立起自己的实验室,利用相同的科技方法从事考古分析。而科技或科学考古学则是指用科学的实证方法探究考古现象的潜因,采用严谨的科学程序和精密技术手段来予以分析和检验。对于研究的问题,考古学家和科技专家在感兴趣的问题或探索视野上可能并不相同②。因此,就目前我国的科技考古而言,实际上仍是处于考古科技的层面,考古学家和科技专家在理论导向和研究目标上有时未必一致,真正的跨学科研究还任重而道远。
2009年10月,由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干福熹院士发起,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交叉学科研究中心召开了题为“科技与考古———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交叉和融合”的研讨会。来自国家文物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复旦大学、北京科技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上海博物馆,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上海硅酸盐研究所、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敦煌研究院等单位的30余名著名专家和学者参加了研讨会。与会学者在回顾了中国科技考古的骄人成绩外,还谈到了科技考古所面临的困扰。主要包括科技考古没有“名分”,研究人员面临申请科研项目和经费的巨大困难,也不能作为一个专业招收合格的研究生,没有项目、样品、经费和人才支撑的科技考古工作处处举步维艰③。
科技考古涉及到多学科交叉,这自然会涉及到研究项目申请时学科定位的尴尬问题。而且学科交叉所参与的学者本身专业背景不同,关注的问题也会存在差异。以往,当考古学者有求于自然科学工作者时,科技人员往往作为陪衬或辅助人员参与考古项目,比如年代测定或环境研究。而其成果也常常被作为研究报告的附录以供参考。而对考古学感兴趣的科技工作者所关注的问题,未必受到考古学者的同等关注甚至获得业内的认同。结果,科技手段可能并未能够恰到好处地用到解决考古学的重大问题上。
中国科技考古面临的一个迫切问题是,如何像当代欧美考古学那样,像过去的类型学和地层学方法那样,将各种科技手段作为常态或规范研究程序来解决各种科学问题。这样科技考古不再是考古学的一个分支,而是成了考古学的规范程序。考古学的成长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吸纳社会和自然科学领域中各种理论和方法的过程,而科技手段的发展和提高与这门学科发展息息相关。这首先需要考古学家有明确的问题意识,而科技工作者也要了解考古学探索的方向和难题所在。如果两者对对方的想法了然于胸,并对考古学探索目标能够达成共识,这就能拧成一股力量来推动科技考古研究的进展。今后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培养各种跨学科的复合型考古人才,不必再像现在,考古与科技仍是两张皮,考古学家只考虑器物和年代,让科技专家做些辅助性的检测工作,这样的合作难免貌合神离。
……全文阅读原文发表在《南方文物》2010年第4期作者:陈淳,复旦大学文博系

有人曾经把新发现和新认识比作是考古学进步的鸟之双翼,也有人把考古地层学和考古类型学比作是研究考古学文化的车之两轮,但是它们都离不开理论和方法的烛照。理论与方法可以归结为考古学的放大镜和显微镜,可以让考古学家视野更宽,也看得更清晰,其中,不断进步的科学与技术就是这个放大镜和显微镜的精密部件,包括已经成为考古学家看家本领的地层学和类型学,也是早期从其他学科借来的理论与方法,是进化论兴起时代的高科技。科技加盟考古,不仅可以让传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能够看到、看清更多内涵,同时也会拓展考古发现与研究的边界。从学科建设、体制建设角度,专门设立科技考古研究院,对于促进考古科技和考古学方法理论的进步,给予了我们更高的期望。

但是,一直有所谓的科技与考古两张皮的问题,这就要求我们不能再以二元对立、主位客位的观念看问题,而应以二元一体、主客换位的角度思考问题。科技考古也是考古,科技考古专家也是考古学家,科技既服务于考古,也以古代为自己的研究对象,探索和解决自己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说,科技考古也不完全是考古,而可能是科学史、科技史、自然史等。考古借助于科技,也服务于科技,科技与考古要融合,因此,考古与科技都要有平台和平台思维。曾经讲要将田野发掘作为多科学共同合作的平台,今天的研究院也许可以探讨一种更深层更广泛的多学科对话交流与合作的平台。科技与考古的融合要建设一种更综合的平台。

考古学应该是开放的学科,探古寻幽不是考古学的专利,而是各学科乃至人类共同的需求。英国考古学家戴维·克拉克说,考古学的发展历史是其纯洁性不断丧失的历史,是业余考古学家不断超越职业考古学家的历史,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今天的考古应是自觉开放的学科,不仅向其他学科开放,也要向社会公众开放。考古不仅是考古学家的生存寄托,科技考古学家的实验室,也是公众探寻历史、构建记忆、评判价值、凝聚共识的重要路径。考古学家尤其是田野考古发掘的领队,更像是一个乐队的导演,而非站在考古金字塔尖的那个科学独裁者。以问题为导向的考古学研究、考古发掘,完全可以由既懂考古同时也是该问题领域的专家甚至是公共考古专家来主导,这里没有主位与客位之分,只是以不同的特长面对古代不同方面的问题和现代社会不同方面的需求。考古本质上是综合性的学科。尽管今天学科的分化和专业的深化使得已经难以再产生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但是考古学家掌握一两门擅长的技术手段和一般的科技进展,科技考古专家了解考古基本知识包括地层学与类型学等,已经是从事考古学发掘与研究的必要条件。当年在班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工作中,我们把整个项目称为“多学科综合发掘与研究”,这里的多学科不完全是面向考古工作的应用,而是要合作解决共同和不同的问题。

科技考古,不仅是考古的科技,帮助考古学家解决考古问题,也是科技的考古,帮助我们认识科学史和科学精神。近期网络空间的不少年轻人一直在争论考古与盗墓的异同,其中是否具有问题意识和科学精神,是其最重大的区别之一。没有这种问题意识和科学精神、科技手段,不能从解构古代遗存的过程中提取更多信息,保存更多遗产,那么,考古发掘在客观结果上确实和盗墓没有太多区别。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