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亲自部署解放海南岛,解放海南岛战役的始末

原标题:毛泽东亲自部署解放海南岛,“用木船打败军舰”堪称奇迹

图片 1

1949年10月17日,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解放广州后的第三天,毛泽东即致电林彪:“……使十五兵团易于攻取海南岛,消灭残敌,平定全粤。”

解放海南岛战役,是1950年3月到5月发生于广东至海南岛的一场战役。广州解放后,由广东溃逃的国民党军余汉谋集团残部迅速逃往海南岛,连同岛上原有的第64军等部,总兵力约10万人,统由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指挥。薛岳将这些残余力量整编为19个师,对海南岛实行环岛防御。另以海军舰艇50艘、飞机45架组成所谓海陆空立体防御,薛岳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伯陵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海登陆。1950年4月16日,人民解放军强渡琼州海峡,发起海南岛战役。结局是中国共产党率领的解放军战胜中国国民党统帅的国军,解放整个海南岛。

当时,从广东溃败下来的国民党军残部已逃到海南岛,连同岛上原有部队,共计10余万人,经重新整编,并依靠岛上50余艘舰艇、40余架飞机,在国民党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字伯陵)的指挥下,组成所谓海陆空立体防御体系——“伯陵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海登陆。此时,第四野战军正在广西境内作战。

战前局势

图片 2

广州解放后,由广东溃逃的国民党军余汉谋集团残部迅速逃往海南岛,连同岛上原有的第64军等部,总兵力约10万人,统由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指挥。薛岳将这些建制不全的残余力量,经过拼凑,整编为第62、第63、第64、第4、第32军共19个师,对海南岛实行环岛防御。另以海军舰艇50艘、飞机45架组成所谓海陆空立体防御,对这种防御,薛岳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伯陵防线",企图凭借海峡天险,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海登陆。

12月初,随着广西战役的基本结束,四野前委开始着手进行攻打海南岛的准备工作。鉴于四野第十五兵团所属的第四十八军尚在赣南,第四十四军还要卫戍广州及肃清广东省残匪,只有四十三军可用于海南岛作战。于是,林彪电告正在访苏的毛泽东,拟增派第十二兵团的第四十军参加海南岛战役。同时决定,派李作鹏的四十三军与韩先楚的四十军一道,并配属加农炮兵第二十八团、高射炮兵第一团和工兵一部,共计10万余人,组成“渡海兵团”,由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统一领导,由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组织指挥,“采取小部队偷渡”的办法,渡海作战。

海南岛又名琼崖,是中国的第二大岛,北隔琼州海峡,宽11至27海里,与雷州半岛相望。以冯白驹为首的中共琼崖党组织领导的琼崖纵队,在该岛坚持斗争达23年,建立了以五指山为中心的根据地,至1949年底,琼崖纵队已发展到2.5万人。

图片 3

第四野战军前委根据中央军委关于慎重从事,充分准备,争取于1950年春夏解决海南岛问题的指示,以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统一指挥第40、第43军等部共10万人,组成渡海作战兵团,执行解放海南岛的任务。该兵团于1949年12月进驻雷州半岛及沿海地区,并开始征集船只、动员船工、对部队进行政治动员、开展战术技术训练等战前准备工作。1950年2月1日,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以及第40军、第43军,琼崖纵队等主要领导在广州召开的作战会议上,针对海南岛敌人环岛防御、兵力分散等特点,制定了“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战役指导方针。即首先以小部队分批偷渡,加强岛上力量,尔后以主力强行登陆,实施内外夹击,力求全歼岛上守军。这个战役指导方针,由四野前委报告中央军委后,当时在莫斯科访问的毛泽东于2月12日回电:“……此种办法如有效,即可能提早解放海南岛。”

12月16日,毛泽东看到四野发来的解放全广西的捷报和林彪的来电后,于18日电复林彪:同意四野部署,同时强调:“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即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全部兵力,携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力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并提醒四野和渡海兵团,“向粟裕调查渡海作战的全部经验”,注意研究三野十兵团金门失利的教训,以免重蹈金门覆辙。

渡海作战,对渡海兵团来说是一个新课题。参加渡海作战的指战员,大部分是来自北方籍不习水性的“旱鸭子”,他们面对滔滔大海,不免产生了一些思想顾虑,担心出海翻船,担心木帆船难以对付国民党军的军舰和空中轰炸,于是有的同志埋怨:“这回是九死一生,革命到底了”。针对这些思想问题,各级领导除认真进行思想动员外,着重加强了海上作战技能的训练,第43军382团副排长鲁湘云率7名战士乘木帆船进行海练时,突然遇到国民党军军舰。他们既沉着冷静,又英勇顽强,当军舰靠近,舰上大炮已成射击死角时,鲁湘云急令全船战士一齐开火,猛烈射击,并将军舰击伤,迫使军舰狼狈逃窜。第43军党委对木船打军舰的典型事例进行了广泛宣传,增强了部队渡海作战的勇气和信心。

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林彪即日致电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等,下达了“准备趁北风季节攻取琼崖”的预备令。

总面积3.4万多平方公里的海南岛,是中国第二大岛,素有“南中国海的门户”之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图片 4

为固守海南岛,蒋介石任命薛岳为海南防卫总司令,率5个军共19个师和特种部队一部,加上地方反动武装,总兵力约10万人。另有国民党海军第3舰队及海军陆战队1个团,装备各类舰艇50余艘,飞机40余架。

受领准备攻取海南岛的任务后,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经过慎重考虑,于12月27日致电四野和毛泽东。电报指出:“一次运一个军的兵力登陆是巨大的组织工作,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进行调查研究,准备物资,收集船只,进行演习等等。以季节论,在旧历年前动作为有利;以准备工作论,恐时间来不及。”同时表示,将尽一切努力争取在旧历年(1950年2月17日)前动作,并希望“派一部空军直接配合”。

薛岳倚仗其海、空军优势,组织了环岛立体防御,并用其本人的别名命名为“伯陵防线”,企图阻止解放军渡海登陆。

12月31日,毛泽东在斯大林别墅指挥部致电林彪:邓、赖、洪27日电已悉,同意“在旧历年前攻取海南”。同时指示:“邓、赖、洪应速到雷州半岛前线,亲自指挥一切准备工作,并且不要希望空军帮助。”

1949年12月初,随着广西战役的基本结束,第四野战军前委开始着手进行攻打海南岛的准备工作。

图片 5

林彪电告正在访苏的毛泽东,拟增派第十二兵团的第四十军参加海南岛战役。同时决定,派李作鹏的第43军与韩先楚的第40军一道,并配属加农炮兵第28团、高射炮兵第1团和工兵一部,共计10万余人,组成“渡海兵团”,由中共华南分局统一领导。由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组织指挥,“采取小部队偷渡”的办法,渡海作战。

然而,因准备时间紧迫且无法指望空军支援,渡海兵团的登陆准备工作遇到很大困难。在收到毛泽东电报后,洪学智专程从广州来到武汉,当面向四野首长汇报渡海登陆的准备情况。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看到来电后,于18日电复林彪:同意四野部署,同时强调:“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解放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即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的全部兵力,携带3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力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

洪学智开门见山说:“我们原计划春节前渡海,现在看来对困难估计不足。海南岛有十几万敌军,主席指示一次渡过去一个军,按每条船30人算,需要1000多条船。我们现在只搞到四五百条,远远不够,因此请求推迟渡海时间。”

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林彪即日致电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等,下达了“准备趁北风季节攻取琼崖”的预备令。渡海部队不仅面临航渡距离远、水流急的困难,且登陆点均在解放军炮兵射程之外,解放军无法对渡海部队进行火力掩护;而国民党军的军舰则能驶至中流,对我渡海部队实施轰炸拦截。同时,岛外国民党军可随时从空中直接支援守岛的国民党军。而空军部队刚刚组建不久,短期内难以投入实战。

图片 6

两次偷渡

林彪皱起眉头:“我们只有木帆船,必须依靠冬季北风做动力。春节后风向转变,渡海会更困难。”

1950年3月5日和10日,第40、第43军先后各以一个加强营共1800余人,乘木帆船34只,利用夜暗、北风的有利条件和敌人海岸线兵力分散的弱点,实行首批偷渡,在琼崖纵队接应下,偷渡获得成功。3月26日和31日,第40、第43军先后各又以一个加强团共6600余人,分别在118师、127师领导刘振华、王东保、宋维栻率领下,乘船169只,实行第二批偷渡,在岛上守军发现后,偷渡部队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有进无退,顽强战斗。除少数船只被击沉、少数人员伤亡外,偷渡亦获得成功。两批偷渡共8000余人,大大增强了岛上我军接应力量,为主力部队强渡琼州海峡创造了有利条件。

“邓华和赖传珠同志派我来,就是要把这些困难向首长当面讲清楚。”洪学智说,“我们打算将大部分木帆船装上机器做动力,以机帆船渡海,这样就能不受天气影响。”

四野渡海兵团必须在完全没有空军掩护的情况下,以木帆船为渡海工具,以陆军单独向敌陆海空三军立体防御发起进攻。

“这是好办法,就此办理!”林彪表示赞同。

为加强海南岛的内应力量,粉碎敌人的“围剿”阴谋,同时为大举登陆做准备,1950年3月5日黄昏时分,邓华将军命令第40军118师352团一个加强营的800名勇士直扑海南岛。

洪学智笑道:“我这次就是向林总要钱来的,改装机器需要大笔经费,兵团和华南分局都解决不了。”

3月10日下午,第43军128师383团一个加强营1000余人,12日清晨登上海南岛,同前来接应的琼崖纵队独立团会师。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解放军两批4支先遣部队均登陆成功,为迎接大兵团强攻海南打下了坚实基础。

图片 7

大举登陆作战

听了这话,林彪转身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邓子恢。邓子恢一筹莫展,说:“我们也没钱啊。新解放区千疮百孔,到处需要钱补窟窿。”

1950年4月10日,渡海作战兵团指挥所决定,兵团主力分成第一、第二梯队向琼北实施大规模强渡登陆。第一梯队由第4军主力和43军一部构成,务于4月13日前集结完毕,等有利时机起航。第二梯队由43军主力担任,其任务就是在第一梯队登陆后立即起航,紧跟着“第一冲击波”登陆上岛,协同一梯队歼灭岛上守敌。不久,第二梯队也登陆成功,在与接应部队会合后,连续挫败了敌人的多次反攻,并袭占福山。至此,海南岛西北沿岸的各要点已全部被解放军控制,“伯陵防线”不复存在。

“这样吧,你直接去北京向军委汇报。”林彪对洪学智说,“一是说明推迟渡海的原因,二是请中央帮助解决经费。”

4月16日,渡海作战兵团以第40军6个团、第43军2个团为强渡琼州海峡第一梯队,于当日19时30分并肩起渡。途中,担负护航任务的火力船对国民党军军舰的拦击实施猛烈射击,有力地掩护了主力部队航渡。至17日4时许,渡海部队终于突破敌人海上封锁,在琼崖纵队和先期登陆部队接应下,分别在博铺港、玉抱港一线抢滩登陆,薛岳苦心经营的“伯陵防线”已被人民解放军突破。登岛部队随即向纵深发展。

洪学智来到北京。

1950年4月23日,第40军118师率先解放海口市

图片 8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西岸的八所港被解放军攻克。海南全境获得解放。

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听完洪学智的汇报后,立即将情况报告给毛泽东。

海南岛战役共歼敌3万多人,其残部逃至台湾。据中共方面数据,海南岛一役,国军被歼灭3.3万余人,解放军伤亡4500余人。

1950年1月10日,毛泽东从莫斯科给中央和四野回电:“既然在旧历年前准备工作来不及,则不要勉强,请令邓、赖、洪不依靠北风,而依靠改装机器的船这个方向去准备,由华南分局与广东军区用大力于几个月内装置几百个大海船的机器(此事是否可能,请询问华南分局电告),争取于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问题。”

人民解放军强渡琼州海峡成功后,薛岳急调第32、第62军等部5个师在琼北美亭地区向登陆部队反扑,企图歼灭进至美亭的登陆部队。邓华随即令第40军7个团由加来地区北进,对美亭的敌军实施包围。薛岳见大势已去,下令迅速撤逃。他本人则乘飞机逃往台湾。23日,海口市获得解放。随后,渡海兵团第二梯队5个团登陆成功,会同岛上部队分兵三路,猛追南撤之敌。1950年4月30日占领榆林、三亚,把五星红旗插到了天涯海角。1950年5月1日占领北黎、八所。至此,海南岛全境解放,战役胜利结束。此役,共歼灭国民党军3.3万余人,人民解放军伤亡4500余人。

在毛泽东看来,要取得海南岛战役的胜利,不仅要吸取金门之战的教训,也要看到攻取海南的有利条件,为了使部队树立信心,电文继续指出:“海南岛与金门岛不同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二是敌人战斗力较差。只要能一次运两万人登陆,又有军级指挥机构随同登陆,就能建立立足点,以待后继部队的续进。”同时指示渡海兵团“与冯白驹建立直接电台联系”,并令冯白驹受邓、赖、洪指挥……

战后总结

图片 9

海南岛战役,是人民解放军以木船为主要航渡工具,突破敌人海空封锁的一次成功的岛屿作战。获得成功的原因,一是有效地运用了琼崖纵队这支有力的接应力量,正确的制定了偷渡与强渡??独立攻进,不靠后援的思想,并采取了有力措施;三是充分的作好了战前准备和战中的组织指挥。在渡海作战中,由于人民解放军缺乏海、空力量配合,无力切断国民党军海上逃路,因此,岛上敌军大部登舰逃跑就无法避免。

“南下打头阵,全国胜利压后阵,都是命啊!”

“九死一生,这回可要革命到(海)底了!”

解放海南岛困难重重。我渡海部队不仅面临航渡距离远,水流急的困难,且登陆点均在我军炮兵射程之外,我方无法对渡海部队进行火力掩护;而国民党军的军舰则能驶至中流,对我渡海部队实施轰炸拦截。同时,岛上国民党军有40余架作战飞机,可随时从空中直接支援守岛的国民党军。而我空军部队刚刚组建不久,短期内难以投入实战,因此四野渡海兵团必须在完全没有空军掩护的情况下,以木帆船为渡海工具,以陆军单独向敌陆海空三军立体防御发起进攻。

图片 10

在这种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四野首长和渡海兵团指挥部积极贯彻毛泽东的指示,想方设法,认真进行渡海登陆的各项准备工作……

首先,在确定了以机帆船为主要渡海工具后,林彪即派四野后勤部长陈沂携巨款南下广州,征集船只,购买机器。但当时广东一带因遭受国民党退踞台湾前的疯狂掠夺,较大一些、能使用的机器已被抢掠一空。于是,陈沂决定去香港、澳门,在那里利用一些社会关系,会同有关部门购买一些登陆艇。然而,陈沂的行踪很快被国民党特务发现,他们会同港英当局和美国情报机关,联合控制港澳地区可能有机器或船只的厂商,使陈沂无法买到所需物资,最后仅买回一些罗盘针、防晕船药和救生圈等。

图片 11

与此同时,我渡海兵团倒是派人收集到了100余部旧机器,并送往黄埔造船厂,以备改装机帆船。但征集到的这些机器,不是因过于老化不能使用,就是因马力太小带不动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改装了几十艘机帆船。而这些,对于渡海登陆作战来说远远不够。

物资准备的任务固然艰巨,思想准备的任务也不轻松。尤其是在没有进行深入的思想动员和政治教育的情况下,练兵活动便已开始,以致部队中一度思想混乱。从东北一路杀来的“东北虎”,大多数人没有见过大海,他们在陆上横扫大半个中国从不畏惧,但面对汹涌澎湃的大海,心里却有些发毛。

解决思想问题,除了进行必要的政治教育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战士们了解大海、熟悉大海,使他们由恐惧大海到热爱大海、拥抱大海,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

图片 7

于是,一场规模空前的海上大练兵,伴随着广泛的思想动员开始了。

练兵活动中发生的两件事,对取得海南岛战役的胜利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第一件:在一次夜练中,四十三军某部8名战士扬帆出海,与一艘国民党军舰遭遇。在副排长鲁湘云指挥下,战士们勇敢机智,沉着应战,并利用近距离时敌舰的火力死角和我军“船小好掉头”的优势,用手榴弹和机关炮,打退了敌舰,创造了“木船打败军舰”的奇迹!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