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黄冈市第三遍开采北齐梨园学子墓志,丝路的邯郸印记

  2014年6月22日,“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申遗成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做了这样的描述,“在绵长的丝绸之路网路中,长安—天山廊道路网长5000公里,从汉唐的都城长安/洛阳出发,一直延伸到中亚的七河地区”。汉唐时期的洛阳作为历史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带来了中外经贸文化的首次繁盛交流。

图片 1曹乾琳墓志
近年,河南洛阳地区陆续出土了不少粟特人的墓志,但是关于粟特乐人的墓志,一直没有发现。近日,洛阳师范学院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文物陈列馆展出的粟特乐人曹乾琳及其妻刘那罗延的墓志,受到专家学者关注。相关专家表示,此两方墓志填补了洛阳市唐代粟特乐人墓志的空白,为古代丝路文化交流研究再添宝贵资料。
1 初步推测墓主人为粟特乐人
洛阳师范学院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教授毛阳光介绍,曹乾琳及其妻刘那罗延的墓志出土于龙门园区张沟社区,原石现于洛阳师范学院展出。
曹乾琳墓志长宽各47厘米,墓志盖与边的纹饰均为花蕊和层层叶片构成的写实花卉图案,盖文篆书“大唐故曹府君墓志铭”。墓志文字为楷书,字迹清晰可见。
曹乾琳妻刘那罗延的墓志长宽各37厘米。墓志盖及墓志边纹饰均为莲花纹饰,盖文楷书“大唐故刘夫人墓志铭”。
长期研究唐代墓志的毛阳光介绍,根据墓志记载,曹乾琳夫妇的茔冢位于“龙门乡南王村天竺寺石门北之岗阜”。
根据墓志内容,曹乾琳本姓何,雍州高陵县人,其父何思缊,官职为“皇朝金紫光禄大夫、行秘书监”,大约生活在武周至玄宗开元中期。何乾琳兄弟三人,乾琳居长,十二岁时,其父去世,全靠母亲曹氏养育训导。
毛阳光介绍,粟特人原是生活在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一带操中古东伊朗语的古老民族,从我国的东汉时期直至隋唐,往来活跃在丝绸之路上,以擅长经商闻名于欧亚大陆。隋唐时期,粟特地区昭武诸国与中原王朝关系密切,何国曾多次遣使到东都洛阳朝贡。曹、何都是着名的粟特姓氏,这一时期粟特人有相互联姻的惯例,曹乾琳的父母应该都是中亚何国、曹国粟特人后裔。由于深受其舅父曹公的眷顾,何乾琳最终改姓曹氏。
为何说曹乾琳为乐人呢?
根据墓志内容,曹乾琳的舅父曹公时任左武卫大将军,是唐代南衙十六卫禁军中左武卫的长官,正三品,在唐中前期位高权重。他非常欣赏曹乾琳耿直中正的性情,因此推荐其供奉宫廷,“出入金门,徘徊凤阙”。
毛阳光说,最为关键的是墓志上的“天仗之下,别受恩晖,万乘亲教殊绝之艺”。从后面提及天宝末年安史之乱爆发,此处“万乘”显然指的就是唐玄宗。作为皇帝,他能教授别人什么技艺呢?众所周知,唐玄宗通晓音律,不仅自娱自乐,还经常传授给梨园弟子。据此可推测曹乾琳应为当时的胡人乐人,故而唐玄宗曾亲授其音乐。
2 安史之乱后来到洛阳
曹乾琳卒于德宗贞元十三年,享寿69岁,生于玄宗开元七年。他或许是在开元末年以太常乐工的身份进入梨园,受到唐玄宗亲自教诲,成为梨园弟子;也可能身怀绝技而直接被推荐入梨园。
毛阳光说,粟特原居地本在葱岭西的河中地区,早在南北朝时期建立了康、安、米、曹、石、何等城邦,谓之昭武九姓,这些国家位居亚洲腹地的中心,横亘在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枢纽,是丝绸贸易的最大转运站。
北朝以来,就有大量的粟特胡人乐人来到中原。北齐时,善乐舞的西域人曹妙达、安未弱、安马驹就因为这些技艺而获得高官。隋炀帝时,定《清乐》《西凉》《龟兹》《天竺》《康国》《疏勒》《安国》《高丽》《礼毕》九部乐为燕乐。其中《龟兹》《疏勒》《康国》《安国》诸乐均属西域音乐,需要一些粟特乐工进行表演。
“曹乾琳应该是唐代宫廷数量众多的粟特乐人中的一员,作为玄宗亲授技艺的梨园弟子,他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毛阳光介绍,安史之乱爆发后,叛军相继攻克洛阳和长安。一些梨园弟子逃窜至山谷,流落民间。大量的宫廷乐工被叛军裹挟至洛阳。
《安禄山事迹》记载,“禄山尤致意于乐工,求访颇切,不旬日间,获梨园弟子数百人”,命令乐工奏乐,“乐既作,梨园弟子皆不觉嘘唏,相视泣下”。
而曹乾琳墓志记载:“后天宝末,戎夷乱常,华夏隔命。”作为一名有着高超技艺的梨园弟子,又有粟特背景,曹乾琳很可能也被安禄山虏获到洛阳。但曹乾琳非常怀念当年宫廷生活,“每想龙庭之恋,未曾不痛于心”。巨大的现实反差使得他“常以恳祷斋戒,克宁邦家”。
代宗宝应元年十月,唐军收复东都洛阳。曹乾琳已无法回归朝廷,只得向南流落江淮,“届淮西幕,仕李相国”,“李相国”即当时淮西节度使李忠臣。
其墓志记载,在李忠臣麾下,曹乾琳“克效驱驰,久而从军”,官职为“游击将军、守左金吾卫大将军员外置同正员,赐紫金鱼袋、上住国,兼试光禄卿”。但这些职务都没有具体的执掌。因此,他很可能还是以音乐的技艺为藩镇节帅服务。后来李忠臣被大将李希烈驱逐,单骑奔回长安。或许正是这个变故,曹乾琳也离开淮西,移居曾经熟悉的洛阳,并在此颐养天年。
3 为研究丝绸之路文化交流提供实证
史料记载,北朝至隋唐时期,粟特人在中原活动频繁,不少人甚至到中原定居、经商或者做官。粟特乐人相当于丝绸之路的“使者”,把西域音乐文化带到中原。
毛阳光说,目前洛阳市出土的中晚唐粟特人墓志已经有不少,如康胜、曹晔、康昭、安义、安玉等。从墓志来看,这些粟特人汉化程度已经很高了,与当地汉族百姓的通婚情况亦更为普遍,曹乾琳的妻子刘氏就为汉人。唐后期,南市周边的嘉善里、章善里、思顺里仍旧是洛阳粟特人居住较为集中的坊里。他们没有显赫的背景,大多从事商业经营。
“唐前期粟特人多安葬在邙山。中晚唐时期,普通粟特人多安葬在洛阳城东的感德乡、三川乡、伊川乡等处,而信仰佛教的粟特人如曹乾琳、康昭、史然则更倾向于佛教氛围浓厚的龙门地区。”毛阳光说。
曹乾琳夫妇墓志的出土,不仅填补了我市唐代粟特乐人墓志的空白,还为洛阳市丝绸之路上中西方文化交流研究再添实证。(原文标题:我市首次发现唐代梨园弟子墓志
初步推测墓主人为粟特乐人
唐玄宗曾亲授其音乐)(原文刊于:《洛阳日报》2016年10月26日第009版)

 

  丝绸之路上的明珠 

图片 2

  洛阳最早何时在丝绸之路历史上扮演重要角色?有学者对此作了考证。“古都洛阳在丝绸之路上发挥重要作用,应该是在东汉时期。”洛阳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毛阳光告诉记者,这一时期,由于班超平定西域,丝绸之路得以畅通,洛阳是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中原与西域的经贸文化交流持续到西晋时期。

 

  也有学者将洛阳与丝绸之路的渊源追溯到更早的周代。一般认为,丝绸之路的开通起始于西汉武帝时代的长安,当年张骞从这里出使西域。一些学者注意到,如果仅仅将长安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有失偏颇。毛阳光认为,丝绸之路起点城市并不是恒定不变的,是动态变化的。随着政治形势而变化,东周、东汉、曹魏、北魏都曾以洛阳为都,成为这一时期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隋唐时以洛阳和长安为东、西两都,洛阳和长安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都城位置的迁移,交替成为丝绸之路的东方地点。因此,两座城市都是丝绸之路东端的明珠。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教授石云涛认为,由于洛阳“居天下之中”的优越位置,曾是全国经济中心和最大的物资集散地,全国各地物产先是转输洛阳,再供应长安。从文化地理角度看,长安和洛阳属同一文化区,唐代时“咸洛”并称。中国是丝绸的故乡,这个交通网络以中国为东方起点,长安和洛阳都是有作为其标志的意义。

 

  丝绸之路带来国际声望

 

  汉唐盛世将中国古代文明推向顶峰,这一时期丝绸之路的繁盛铸就了洛阳“国际大都市”的辉煌。

 

  正如毛阳光所说,汉唐两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积极进取也是中外交流比较频繁的时期,因此也是丝绸之路较为繁荣的时代。通过丝绸之路,外来宗教、风俗、服饰、器物传入洛阳,给城市文化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得“天下之中”的洛阳呈现多元化的异彩纷呈。

 

  从交通上看,由于中外文化交流的开展,作为丝路的起点,洛阳不仅在中国“居天下之中”,成为四方辐凑的经济文化中心,也成为联系世界各文明地区的东方中心。“洛阳不仅通过陆路交通与西域、中亚、西亚、南亚以及欧洲相连接,也通过水路交通与东亚、东南亚、南亚以及西亚、非洲、欧洲相联系。”石云涛告诉记者,丝路贸易给洛阳带来了经济和文化的繁荣。自汉代以来,中亚、南亚、波斯、阿拉伯和罗马的商队源源不断地把西方文化带入洛阳。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